书荒:父亲病重欠巨债,亲戚成天家里逼债,她

  手中的伞还是没有送出去。   来到约定的地方,一种不好的预感冒出来,灯红酒绿的地方,震耳欲聋的声音。苏清恋大概已经猜到了。   “怎么样?”身后的女人走上来拍了拍苏清恋的肩膀,后面的女人跟自己平时看到的不一样,白天里身为上班族的她穿着简单的套装,高高的马尾将头发都扎在耳后,看起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,而现在的她,身穿着酒红色的紧身连衣裙,将身材的优点透漏无疑,连她这样的女生看了,都有点目不转睛了。   “你叫我来这里,打算介绍什么工作给我呢?”女子轻轻一笑“那要看你多需要用钱了!”   “很需要!”苏清恋的语气已经出卖了她的急迫,的确,现在的她非常需要用钱去挽救父亲的生命。   女子从她勾了勾手指,带她走到另一个地方,看到里面有一个女孩,手里抓着一大把红色的钞票,身边的男子对她上下其手也无心顾及,满眼只盯着钱。   “你要我做这些?”   “是啊,你不是很需要钱吗?这就是来钱最快的方法,有的时候遇到的客人很大方,一晚上几万块也不是没有可能啊!”   几万块,说实话,这几个字已经深深的扎在了苏清恋的心里,往日她勤勤恳恳的工作一年的收入,不过也是几万块罢了,但是她的理智还在挣扎,虽然收入很是丰富,但是自己怎么可以做这样的工作呢?如果被母亲知道了,她一定非气死不可的,还有,如果邓耀宗知道了,也一定会跟自己分手的。   更何况凭着自己的心性,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去从事这一项工作的,看到苏清恋似乎还在犹豫,那女子走上前来“不是什么样的人,都可以从事这项工作的,要不是看你还有几份姿色,我也不会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的,不过我也不强人所难,你可以考虑一下,如果考虑好了,可以再过来找我!”说完女子就扭着曼妙的腰身离开了,虽然好像早已做好了准备,但是当自己真的听到的时候,却无法做出真正的决定了。   只要想到那些男人在自己的身上上下其手,她就觉得恶心,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自己心里的底线喊住那个离开的女人,最终苏清恋一无所获的从里面走出来。   手机短信响了起来。   吃饭了吗?是邓耀宗难得的主动慰问。只是苏清恋已经没办法像以前一样开心了。看着手机短信上的那几个字,泪水不由的蔓延在眼眶里,苏清恋忽然觉得自己所有的坚持都显的那么可笑起来,自己曾经那么在乎的东西,对方又跟自己一样那么在乎吗?   这个时候,一对年轻人从她的身边走过,坐在了离她不远的椅子上。   “宝贝的病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起来!”女子靠在男子的肩头,依旧眉头紧锁,看起来很是烦恼。   “不用担心,就是要我的命,我都给他,老天爷一定不忍心让我们的孩子还小小年纪就离开我们的!”   命吗?苏清恋抬起头看着天空,如果说现在一命换一命的话,她也愿意去换取父亲活下来的机会。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,苏清恋开始往家里走。不远处就听见了吵架的声音,苏清恋忙跑过去一看,竟然是几个远方的亲戚。   “妈!”   “你回来了!”   其中一个女人一看是苏清恋,立马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“是清恋回来了啊,那你倒是说说吧,欠我们书荒:父亲病重欠巨债,亲戚成天家里逼债,她的钱,你们家打算怎么办啊?”   欠的钱?   在苏清恋父亲还没有查出来得病的时候,几个家里面的男人合资准备做一批小买卖,毕竟一成不变的工作,生活并没有得到任何的改善,而且做生意本来就是比较有风险的,谁也不能保证稳赚不赔的,在进货的时候,苏清恋的父亲之前就联系了一批货源,成本比较高,加上一些运费,包装费等等乱七八糟的费用,利润所剩无几,苏清恋的父亲想,刚开始做生意,自然不能先把利润放在第一位,尽管这个货源的成本比较高,但是是老同事介绍的,物品比较靠的住,但是其他的合伙人不这么想,便另外找来了成本比较低的货源,利润甚至高出一倍的价钱来,因为苏清恋的父亲一直都不同意,他们几个人就悄悄将货物掺杂在那批比较好的货物里面,结果果然便出事了,刚开门没有多久,就因为物品的原因被查封了,前期投资的钱全部压在了货物里,他们也不敢再卖,资金无法回收,还被罚款了一大笔的钱,紧接着,苏清恋父亲便被查出患了重病,其他的人便闹了上来,说是货物一直都苏清恋的父亲采办,如今钱压在货物里,东西卖不了,哪有钱给他们,但是他们不管,非要要回那一部分的资金。 本文来自小说《蜜枕甜妻,老公假正经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