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优越富二代飞车夺包自省“心态不正常”

“从小是个农村娃,花钱从不大手大脚”

8月1日上午11点半,王彬走进了提讯室,手上的手铐不断发出碰撞的叮叮声,光滑的脸上多出了一圈胡子,与他26岁的年龄不太相符。他低着头,非常小声地用普通话一一回答着记者的问题。

说起自己“富二代”的身份,王彬有些不高兴。他说,自己从小是个农村娃,喂过鸡,喂过猪,也生灶做饭,吃肉很是稀罕,天天盼着,但一周也只能吃两次。10岁那年,他跟随父母来到城里,虽然日子不见起色,但父母还是让他吃上了牛奶和鸡蛋,“妈很疼我,把省下来的钱都买了牛奶让我喝,我喝不下也要喝,我吐了,妈妈一下就很难过。”

随着家境逐渐好转,王彬搬进了200平米的跃层大房生活优越富二代飞车夺包自省“心态不正常”,生活殷实,但他从不大手大脚,18岁那年,他高中毕业后去打工,当上一名酒水服务员,那是他第一份工作,挣来的1000元,王彬兴奋得攥在手里,一分钱也不愿花;母亲给他买了一辆20多万的车,但他更愿意骑3000多元的摩托车出门;今年待业在家,母亲每月给他3000多元的生活费,他每次都会存下一部分,有时母亲还想多给,被他拒绝了。四五年来,他已经存了几万元。

梦想,有点飘渺

“想当公务员或开餐厅,不愿生活被束缚”

你有过梦想吗?说起这个问题,王彬缓缓抬起头。“小时候,我的梦想是当兵,如果不是进了城,也许我会是名出色的士兵。”他微微一笑缓缓道来,高中毕业后,他放弃了读大学,投身到社会浪潮中磨练,当过服务生,也干过职员,但每次时间不长,对于他来说,这些是没有意义的,这也不是他要的生活。

和许多年轻人一样,王彬愿意当公务员,过上一种安稳的日子。他也愿意当一个小老板,做点餐饮或者手机贴膜的小生意,“不管多少,都是靠自己辛苦得来的,干得开心。”

然而,这些似乎离王彬很遥远。更重要的是,王彬不愿过上被束缚的生活,“和朋友相聚,有时会聊起前途,几个上班的朋友都会抱怨工作很无聊。”

现实,有些无力

“没钱没机遇没资历,生活没有大风大浪”

在王彬的记忆中,最有意义的是通过自己的努力,给单位带来利润。而要实现自己的梦想,最重要的是要有资本,还有贵人相助,提供一个平台,然后抓住这些机遇。他关注了身边很多成功案例,“他们或是聪明、有头脑,或是靠人帮助,或是走了一些有风险的路……”他还看到,有的人家庭背景好,很快飞黄腾达,有的人不好,就只能做临时工,“但是,我觉得我并不比那些人差!”他提高了声调。

去年离职后,他在家待业,过着“宅男”的生活,玩“英雄联盟”,累了就看会新闻和电影,平时还会在家做饭,等父母回来,晚上,一家三口出去逛街。对于上班,他拒绝了母亲为他找的多个单位,对于创业,他拒绝了父母的资生活优越富二代飞车夺包自省“心态不正常”助,“历练不够,资历不够,给我钱就会失败。”

“没钱没机遇没资历,我的生活就像是一条直线,没有大风大浪,上也上不去,想辞职也可以随便辞,梦想也始终只是梦想。”王彬摇摇头,反复抠着手指。

犯罪,停不下来

“在酒精作用下,找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感”

王彬说,喜欢平静的生活,而在生活中,他喜欢坐海盗船、蹦极,也喜欢和友人举杯,试图寻找生活中的快感。

一次偶遇,改变他的人生。王彬回忆,一次酒后,他走在路上,突然看见一辆摩托车驶过,抢走一名女子的包后逃走。“说实话,当时挺痛恨这种人的,可慢慢想,还有点喜欢那种摩托车的快速和抢包后逃跑的感觉。”王彬说,后来,他喝了酒,在路上看见单身女子,便萌生了找刺激玩一玩的想法。

2016年7月15日,王彬连续实施5次飞车抢夺。他说,在酒精的作用下,他找到前所未有的刺激和快感,到了最后,这种感觉很强烈,停不下来,但酒醒后就后悔,“如今反省自己,的确是心态不正常”。

忏悔实录

“罪行不必申辩,想早点出去好好做人”

7月23日深夜,民警敲开了王彬的家门。对此,王彬早有心理准备,在被带走一刻,面对一脸惊愕,包着眼泪花的父母,他终究没能抬起头:“爸妈,对不起,我错了,我真的错了。”说到这,王彬用手捂住了脸,沉默了。

在看守所里的日子,王彬睡得很少,常常陷入对父母的挂念和深深的自责,“周围的人知道了,他们的压力肯定很大,妈的身体本来就不好,我担心她受不了。”王彬说,他不愿意请律师,毕竟自己的罪行不必过多申辩,但后来,他改变了主意,“我想通过律师可以给爸妈带话,让他们不要担心。”

王彬说,自己最大的心愿莫过于好好认罪,早点出去,赔偿7名受害人的损失,也希望父母都健健康康的,自己好好做人,一家三口回归到平静的生活。

心理分析

内心缺乏正确标杆渴望得到外界认可

王彬为何会走上犯罪道路?体现了一种生活优越富二代飞车夺包自省“心态不正常”怎样的扭曲心态?对此,一位从事多年刑侦工作的民警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采访时说,“富二代”抢夺和偷窃的行为并不是新鲜事,从犯罪心理学角度来讲,这都是一种特别的情绪宣泄和情感表达方式,这时候人的内心往往交错着刺激和满足、惊恐和不安,但又不能控制。“当冲动达到一定紧张度时,便会不由自主地作案。这类犯罪行为者,偷抢来的东西不一定贵重,甚至会是废物,但一切是为了满足内心需要,在体会到偷抢过程的刺激后,紧张得到缓解。”

民警表示,对于王彬而言,他的内心缺乏一种正确的标杆和追求,“在缺少父母的足够压力时,缺少了对生活的动力,转而寻求精神上的刺激,而这种刺激是平生没有体验过的,结果就很可能就走向歧路。”民警说,一般情况下,这类犯罪行为者,内在可能存在焦虑、抑郁、强迫倾向,或是压力过大,渴望得到外界认可,但正规渠道无法办到,从而在心理上出现了退行,也就是突然退化到一个小孩的心理状态,如同一个小孩这样做,多数是为了获得父母关注一样,吸引更多的注意力,从而满足情感上的需要。在寻求刺激的因素外,犯罪行为者的这种行为背后,有一颗脆弱的,需要被温暖的心,以及情感的抚慰。

“对于刚刚步入社会的孩子来说,在激烈的竞争压力下,难免会产生心理上的偏差,作为父母应该多关注他们的情绪,多打打电话,让孩子保持一个积极的心态。面对问题,不能一味责怪,而要注重倾听孩子的心声,有效地对其进行精神开导,树立一个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。”民警告诉记者,尤其在钱的问题上,家长要有一个度,“不能让孩子的钱来得太简单,需要让孩子对金钱有正确的认识。”华西都市报记者李天宇